据《每日邮报》报道,俄罗斯一名女性艺术家伊莉娜(Irina Romanovskaya),她创作了一幅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的肖像画,但她的创作方式却不是用一般的画笔,而是用她的胸部作画。

伊莉娜先将水彩颜料用画笔涂在左侧的乳房,之后再将画纸压在乳房上,让颜料染在纸上,再藉此形构成图像。

提到胸部作画,伊莉娜表示这种作画方式不容易且十分耗时,稍有突槌就得重新再来。除了创作普京的肖像画之外,她也创做了许多政治人物的肖像画,希望能藉由这样的方式,让他们可以了解艺术人员遇到的困境。伊莉娜还提到,这样创作方式的画作,让她的画作销售的很好且价格不斐,还有不少国外收藏家经常购买她的作品。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不少时候,人在旅途变成了人在囧途,究其因,除了疲劳,更与遭遇种种不可知的欺辱有关,比如被强制购物、动辄被“宰”。更令人沮丧的是,权利受侵害后维权无门。

老外对“一带一路”概念的抱怨主要是其中没有“丝绸之路”,对“带”的说法一头雾水,对“一”的提法更是莫可名状!其实,老外抱怨的不是名称,而是内容——油画思维无法理解水墨画。

北京人在感慨小时候奔跑的胡同、蓝天下的鸽哨,上海人在怀念石库门,成都人在想念茶馆,广州人在保卫骑楼。拆迁、造古、克隆、办节、评奖、治堵,城市化的利与弊、得与失在这十五年中涌现,城市生活的浮沉、城市价值的臧否、城市与人的关系,也在这十五年中成为讨论的主流。

日本的矛盾文化比比皆是,居家的传统日本女人并非就不够奔放,专心于事业工作的传统男人就并非没有火热的激情燃烧。二战前的日本男人崇尚武力,可如今,日本的年轻人没有夸张的性格,没有热血的爱国情结,对政治漠不关心,更愿意享受生活。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