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孔子是如何面对高房价的?
   发布日期:2017-09-25 09:59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孔子是如何面对高房价的?)

  

□任大刚
  从古到今,修房造屋,从来就是绝大多数家庭最大的事情之一,很多时候,这一经济行为对一个家庭的潜在影响力,甚至比婚丧嫁娶还要大。
  中国正史记载的都是帝王将相的家事,他们的住房从来不成问题。房价在正史里不上台面,只是散见于不经意间的一笔带过。比如诗人白居易带着他的诗作拜见文坛大佬顾况,顾况看了一下他的姓名,再看看他的面相,随口来了一句:“米价方贵,居亦弗易。”也就是说,在长安城生活,吃的东西贵,房价也不便宜。
  到了宋代,房价高企的问题仍然存在。欧阳修在中央工作多年,一直租住在小巷子里。苏辙晚年到许昌,花掉大半辈子积蓄,卖掉一批藏书,修造了100余间房子的大院落。
  实际上,从古到今,修房造屋,从来就是绝大多数家庭最大的事情之一,很多时候,这一经济行为对一个家庭的潜在影响力,甚至比婚丧嫁娶还要大。
  但是,中国古代特别是秦汉以来,除了个别时间,儒家思想从一直为统治者所高度推崇,然而那么多的硕儒,居然没有一个出来指点当如何应付这种比婚丧嫁娶还要重要的事情,鄙人只好从儒家的创始人孔子那里,初探一下他是怎样看待住房问题的,以补其政统之不足。
  要说住房,首先要了解孔子的收入。
  孔子的工资收入,明文记载见于《史记·孔子世家》,他五十六岁的时候,已经是鲁国的大司寇(大概相当于最高法院的院长)代行总理职务。后来卫灵公问起孔子做大司寇的收入,孔子说有俸米六万斗。这个俸禄,可折合九万公斤小米,按照时价,年薪百万。
  孔子的第二笔收入来自“束脩”,也就是学费收入。
  孔子是开创私人办学先河的人物,他有弟子三千人,他自己说“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也就是说,只要提一块腊肉来充当学费,就可以入孔门做弟子听课了。这个学费标准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因为在古代,能够吃上肉是不容易的,否则何以用“肉食者”指代掌权人?由于孔子经常丢掉公职,所以收取学费应该是孔子的日常收入。孔子有名有姓的学生中,有的很穷,比如颜回;有的很有钱,比如子贡,几乎是终生跟随左右,孔子去世后,守墓六年才离开。估计孔子的一切开销,子贡都抢着买单。
  通观孔子一生,特别是成名之后,除了在路上碰巧遇到战乱,基本上没有为衣食住行发过愁。
  尽管春秋时期,还没有形成富人区和贫民区,但孔子对小区居民的德行要求很高,这从他对弟子颜回的态度可以看出来。
  颜回是孔子最喜欢的弟子。孔子夸奖颜回说:“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也就是说,颜回饮食粗糙,住的地方是“陋巷”,但孔子并不嫌弃颜回,对他的评价远远超过富豪子贡。
  孔子还说过,“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也就是说,是不是君子,与居住环境的高档与否完全没有关系。引申开来,孔子一定不认同把富人区叫住“高尚社区”的说法,富人区与德行高尚没有任何联系,颜回居住的“陋巷”,也可以叫“高尚社区”。


  孔子有公职,在政府上班的时候,也是住豪宅的。有一次,他的马厩失火,他下班回来,先问伤到人没有,没有问马的死活。拿今天的话来说,他的住宅是带车库的那种,当然属于豪宅。孔子比一般人意志坚定的地方,是敢于不住豪宅。他经常辞职不干,走了,实际也就是搬出国君分配给的豪宅。孔子说,“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引申开来,就是住惯豪宅的人,容易不谦逊,爱出风头;只有住普通住宅的人,才能脚踏实地,做实事。

(原标题:孔子是如何面对高房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