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 >

文学须要大众化
   发布日期:2017-09-03 09:47    来源:网络整理

       
                 
罗元理

   文学是指以语言文字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客观现实的艺术,包括诗歌、小说、戏剧、散文等,是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简单地说,文学是用语言书写的一种艺术,包括诗、小说、戏剧、散文等文体。

    
  文学产生于大众,是属于大众的,它须要大众化。所谓大众化,一是指文学的主体扩大向大众,二是指文学的受体普及到大众。也即大众“写”文学;文学为大众。文学大众化是时代的需要,也是文学发展的必然趋向。本文就当前文学大众化问题谈一点看法。


  当今文学为什么须要大众化?其理由有以下几条。


  一、文学大众化是文学自身发展的必然结果 

  文学最先起源于人类的生产劳动,由大众所创造。正如鲁迅先生所说,文学艺术的发生是“人在劳动时,既用歌吟以自娱,借它忘却劳苦了,则到休息时,亦必要寻一种事情以消遣闲暇。这种事情,就是彼此谈论故事,而这谈论故事,正就是小说的起源”。

   
  在沒有文字之前,人类开始使用语言不久,文学就随之产生了。人类的祖先群居在洞穴中,于漫长难熬的黑夜里围在火堆旁,描绘白天狩猎的场景或是讲部落战争的故事,或者吟唱自己创作的歌谣,在白天劳动中,也唱些属于自己的歌。人类最先的原始文学就这样地产生。

   
  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中的大部分诗就是源自民间大众、并在民间大众中传唱的原始文学。

  
  然而,自从文字发明以后,一般的普通人沒有机会学习文字,他们目不识丁,既不会读也不会写,文学创造的主流就让位给了精通文墨的所谓文人墨客。再往后,文学书籍出版又控制在极少数文化人的手里。文学就成了占人口少数的读书人与文化人的专利。


  唯物主义哲学认为,社会发展总是呈螺旋式上升的。文学的发展也脱离不了这一规律。近些年来,互联网在中国速度普及,成千上万的文学爱好者和写作实践者在网上创作,中国文学出现了大众化的大潮。这个现实显示,最初由大众创造的文学,经过少数文人墨客的长期垄断后,又回归于大众。可以说文学大众化是文学实践与发展的必然结果。


  二、文学大众化是生产力与科技发展的必然产物  

 
  最早的文学是口头产生与流传的,这种文学形式叫口头文学。有了文字后,特别是在造纸术和印刷术发明之后,所谓的文学,就成了文人墨客写作的书面文学。 

    
  往后,随着电影、电视的出现,又产生了影视文学。近些年来,网络迅速普及,随之网络文学应运而生。网络文学是那些出现或发表在网络上的原创文学,即用电脑创作、在互联网上首发的文学作品。至此,文学的存在形式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经历了口头文学、书面文学、影视文学,发展到接近大众化的网络文学。以往文学出版部门由于严格的审稿制度和昂贵的出版费用,把大多数普通文学创作者拒之于门外,使文学成为少数文人垄断的贵族文学;而网络具有开放性、随意性、便捷性,喜欢文学创作的普通人可以自由地在上面创作。这些在网上创作的普通作者是千百万爱好文学的大众,他们通过网络展示自己个人的文学才能与个性,他们的创作面向大众,并为大众所接受。  


  可以说,文学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经过多种形式的变革,产生了网经文学,并催生了文学的大众化。在这个意义上讲,文学大众化是生产力与科技发展的必然产物。


  
三、文学大众化是社会与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 

  
  文学不是政治,但它一直为政治社会服务。文学服务社会的功能始终导引着中国文学的发展。早在春秋时期,孔子就认为诗(文学)的任务和功能是“迩之事父,远之事君”。 魏晋南北朝时期,曹丕把“文章”(包含文学)提到“经国”的高度,说:“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以后,韩愈提出“文以载道”。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说,“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当时正处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社会主流是反帝反封建,时代要求文学“作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的武器,帮助人民同心同德地和敌人作斗争”;为人民大众提供其“急需的和容易接受的”大众化文艺作品,“去提高他们的斗争热情和胜利信心,加强他们的团结,便于他们同心同德地去和敌人作斗争”。


  社会主义新时期,胡锦涛总书记在2011年全国笫九次文代会上说文艺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坚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当代中国正处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蓬勃发展阶段,“波澜壮阔的改革进程,如火如荼的发展实践,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主旋律,既呼唤文艺有一个更大的繁荣发展,也为文艺繁荣发展提供了丰沛的动力源泉”。时代要求文学艺术“不断创作生产出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相统一、人民喜闻乐见的优秀文艺作品”。


  旧时代,文学的社会功能只要求“事父”、“事君”、“经国”、“载道”,只有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毛泽东提出的“文学艺术为人民大众”的方针,新时期党和国家坚持的文艺“两为”方针,才是面向大众的文艺方针,它体现了时代与社会对文学大众化的要求。它为文学大众化创造了有利条件,也推动着文学向大众化发展。


  
四、文学大众化是当前人民大众的必然需要 

  
  20世纪以来,中国文学一直在追求着“大众化”,但是,这个道路很不平坦。 

  五四运动时期,文学家们对文学大众化进行探索,文学作品在形式与内容方面开始接近大众,但在精神与思想上却偏向西方化。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毛泽东提出“民族形式”口号。他在《新民主主义论》中说:“民族的形式,新民主主义的内容,——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新文化。”在他的倡导下,20世纪40年代“解放区”出现了以山药蛋派为代表的小说创作潮流。解放以后的17年期间,接近大众化的山药蛋派一直是中国文坛的主流。


  但是,即使这样,文学的大众化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好。正如山药蛋派代表赵树理本人所说,“过去我写的小说都是农村题材,尽量写得通俗易懂,本意是让农民看的,可是我作了个调查,全国真正喜欢看我的小说的,主要是中学生和中小学教员,真正的农民并不多。这使我大失所望。”他的作品往往需要通过戏剧改编等方式,需要乡村知识分子的媒介才让农民群众所了解。  

    
  以往,文学大众化问题沒有解决好的原因,主要是缺少大众化的社会条件。决定文学大众化的主要社会条件在于文学的可读人口,也就是在于社会中等教育以及普通高等教育的普及率。


  上世纪四十年代,有个叫葛一虹的人就认识到大众的文化水平对文学大众化的决定作用。他在一篇谈论艺术形式的文章里说,“目前我们迫切的课题是怎样提高大众的文化水准”。 


  不可罝疑,文学大众化受民众的文化程度制约,它需要大众文化水平普遍提高,具有较强的阅读能力。旧中国,广大人民大众受封建阶级的长期压迫与剝削,基本上沒有获得文化教育,文化程度很低,尤其在农村,大多是文盲半文盲。毛泽东在1942说,人民大众“他们由于长时期的封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统治,不识字,无文化,所以他们迫切要求一个普遍的启蒙运动”。因此,可以说以往文学大众化的条件还不成熟。


  历史进入社会主义新时期后,我国人民大众的物质文化生活与教育状况发生巨大变化,使文学大众化具备了条件。


  一是人民大众的文化程度普遍提高,文学可读人口增多,他们有了参与文学、共享文学的要求与欲望。

改革开放后,我国教育发展取得长足进步。 2004年人口变动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全国6岁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达到8.01年,16岁及以上劳动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达到8.20年,接近初中毕业水平。各种受教育程度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大专以上占5.42%,高中占12.59%,初中占36.93%,小学占30.44%。其中高、初中的共占49.52%,接近50%。 

 
  2004年,中国普及九年义务制义务教育的人口覆盖率达到93.6%。早前在2000年底,中国九年义务教育已经普及到了两亿人,到现在估计有三四亿人。文学大众化的对象就指的这些人口数量较多的大众。  


  有数据说明,我国城市人口平均达到高中文化程度,农村人口平均达到初中文化程度,比旧中国显然提高。人民大众平均文化水平提高,为文学大众化奠定了基础。


  因为大众教育水平普遍提高,有更多的文学作者岀自于大众。文学创作不再是少数知识分子和专业作家的专利,而成为大众自我表达、自由抒发的领地。今天,大众真正成了文学的主人,他们不再满足当读者,而是也要满足当作者的欲望。


  二是人民大众的物质生活水平提高,在精神文化生活方面相应需要充实,对文学也日益向往。改革开放后,我国社会生产总值不断增长,市场物质丰富,人民生活质量提高。随着物质生活改善的同时,人们也需要在精神生活方面有所充实。“富而思乐”,温饱解决后,人们必然考虑怎样生活得更有质量,更有意思,更加注重精神方面的生活。文学这种精神生活方面不可或缺的文化活动形式为人们所选择和向往。


   三是生活的稳定使人们有更多的空闲时间从事文学活动。鲁迅先生说:“假使劳动太多,休息时少,没有恢复疲劳的余裕,则眠食尚且不暇,更不必提什么文艺了。”生活安逸是从事文化生活的必要条件。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初期,整个社会竞争激烈,劳作繁忙;生活节奏快,思想压力大。人们终日东奔西跑,很少有空闲时间也没有心思看书写字。随着社会主义市场体制的不断健全与稳定,人们生活节奏相对放慢,有更多的时间与精力从事业余活动。人民大众业余生活时间的充裕为文学大众化提供必要的发展空间。文学消遣成为人民大众业余生活的普遍需要。


  可见,文化程度的普通提高,对精神生活的追求与业余时间的充裕不但使文学大众化具备了社会条仲,也使文学大众化成为人民大众精神文化生活的必然要求。


  以上所述说明了文学大众化是文学发展的趋势,那么,我们如何对待与适应这个趋势呢?本人认为必须认识以下几个关系。 

 
  一是认识大众文学与高雅文学的关系。大众文学不等于低俗文学,大众文学也可以是高雅文学。大众文学是针对大众普遍的文化程度来说的,是为大众容易接受的文学。赵树理的文学作品可算是大众文学,但他的作品并不低俗,而是比较高雅的。文学有个陶冶情操、升华心灵,使人在潜移默化中受教育的社会功能和作用,能起到这个作用的文学是高雅文学,没起到这种作用,使人的心灵污染、思想向下的所谓“文学”才是低俗文学。我们的作者如果钻进象牙塔里专门搞那些脱离大众的类似先锋文学的所谓“高雅”文学,不去创作为大众容易接受的大众化的高雅文学,那是放弃了文学的教育大众,引领大众文化的社会功能,放弃了大众文学阵地和市场,让真的低俗文学去充斥与占领文学阵地和市场。同时也导致在艺术精神或艺术形式上脱离大众的所谓“高雅”文学自身走向衰落。


  二是认识文学普及与提高的关系。文学要不要大众化,这个讨论涉及到文学普及与提高的问题。事实上,不论是普及或提高都有个准则或基础。文学大众化是基于人民大众的。文学源于人民大众,也只有植根人民大众,面向人民大众,才有出路,才有发展。文学如果得不到大众关注、接受与消费,就沒有市场,必然难以发展。没有大众读者的文学不是真正的好文学。当前文学在社会中的影响力越来越低,其中缘故是由于文学主体沒有充分考虑到大众的接受问题。文学要扩展在社会中的辐射力和影响力,就必须面向大众,为大众服务。既然为大众服务,那么普及与提高就须建立在人民大众的基础上,要考虑人民大众接受的程度。


   人民大众对文学接受的程度受其文化程度的制约。文学是给人民大众消费的,也即给人民大众读的,当然也要考虑人民大众的文化程度。当前,我国教育有长足发展,人民大众文化程度普及提高,但提高到了什么程度呢?据资料统计,我国人口科学文化素质的总体水平还不高,主要表现在:一是人口粗文盲率大大高于发达国家2%以下的水平;二是大学粗入学率大大低于发达国家;三是平均受教育年限不仅低于发达国家的人均受教育水平,而且低于世界平均水平(11年)。并且,城乡人口受教育程度存在明显差异。2004年,城镇人均受教育年限为9.43年,乡村为7年。从这些数字看,我国多数人的文化程度是初中或至高中。那么,文学的普及就应当在初中与高中文化程度的基础上普及,让这些人看得懂文学。有的人认为一般人看不懂的才是好文学,这是错误的。这样的文学只会作茧自缚。


  当然,考虑大众的接受问题绝不是屈就大众的接受水平。提高是必要的。不可否认,社会人是多种文化层次和多元文化结构组成的复杂群体,对文学有各种各样的需求。所以文学也要考虑内容的深度和层次性,以满足不同文化阶层的不同需求。 文学应该站在大众接受能力的前面,以引导、启迪的姿态促进大众文化的提高和发展,更好地服务于社会和大众。


  固然,文学在内容与艺术形式上有必要进行深度的探索。但如果对这种探索都趋之若鹜,放弃大众文学,甚至排斥之,那是不正常的。文学需要提高,需要有精品。提高应当是建立在人民大众基础上的提高,精品是建立在人民大众基础上的精品,而不是脱离人民大众的所谓提高,脱离人民大众的所谓精品。文学作品的提高主要表现在思想内容、艺术形式(包括写作技艺)等方面的提高,即要求思想內容先进,艺术形式创新。


  作品的思想内容决定于作者的思想。作者的思想反映在作品里,就表现为作品的思想内容。作者的思想不应该等同于或落后于大众的思想,他要比大众站得更高更远。文学在反映大众的文化和生活时,不必要将思想停留在文化和生活本身,而应该灌注以现代精神和现代思想,应该以较之传统更高的精神角度来审视、反映生活。


  文学的艺术形式不是固步自封,不求创新与发展。但是,艺术形式的创新应该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创新,应该为人民大众所喜爱与接受。不应该盲目否定传统形式,追求脱离大众的所谓“提高”。


  总之,不论是思想内容还是艺术形式的探索创新或者说提高,都不要令之隐晦曲折,让人民大众不易看懂。在艺术精神或是在艺术形式上的探索脱离了大众的文学,不可能真正成为先进文学。这就要求文学的提高须在主体精神和读者大众之间保持适当的距离,寻找适当的平衡。做到这点,提高才会赢得大众的认可和接受。     

 
   三是认识网络文学与文学大众化的关系。
 网络文学催生了文学大众化,是大众化文学。当代人们生活节奏加快,人们的阅读习惯逐渐发生变化,“读图时代”悄然来临,网络成为大众文化消费主要形式和接触最为普遍的消费方式,拥有众多的消费者。网络可以便利自由地在上面直接登载文字,由于有这种条件,许多人在网上不仅仅是浏览阅读,而且还自由自主地直接在网上创作。他们是文学的大众。


  文学的大众成就了大众的文学。互联网为大众化文学提供了阵地和充分的条件,使文学从知识分子转到了大众手里。文学创作和流通的主导权向大众转移了,在这里大众真正地成了文学的主人。可以说,网络文学是真正的大众写、写大众、大众读的文学。它标志着文学从专业作家的象牙塔里走出来,从先锋文学的小圈子里走出来,投向大众的怀抱。它充分显示了新世纪文学大众化的新趋向,它是文学大众化新的里程碑。


  网络文学较之传统文学在创作上不再拘泥于形式,而是把精力更多地放在文学内容、文学精神的大众性上,更有文学世界化、时代化、精品化的精神。网络文学对社会,对生活充满敏感。这些网络作者都来自社会底层,他们是打工者,是白领,他们生活在大众中间。他们的文字是对生活的直接感受,是时代的镜子,真实地反咉时代的具体面貌,读者在这些文字中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和感觉。它是大众的文学。它把自己的根深深地扎在大众的现实生活中,它不仅展示现实中美好的一面,也展示现实中凡庸的一面,它具有反映大众现实的实在广度和深度。因此,它比过去那种象牙塔式的“专业文学”更有文学性。


  当然,任何新生事物都不是十全十美的。网络文学也存在一些不足。譬如,创作水平参差不一,作品良莠不齐,甚至也有少数低俗的东西,等等。但是,这些不能遮挡网络文学的光芒。网络文学是一支潮流,无法阻挡,它在发展中会不断完美。任何否定都无济于事。

  
   四是认识文学大众化与文学管理的关系。
 文学艺术应当坚持为人民大众的方向,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导向,决不能因为对文学的探索或提高,就否定文学大众化,排挤大众文学的地位。在沒有文学消费市场调节或消费市场不健全的情况下,政府的管理与引导对文学大众化非常重要。


   文学如何管理,如何适应文学大众化。首先,管理人员的文学素质要适应文学大众化的要求。李长春同志说:“要处理好繁荣与管理的关系,在促进繁荣的过程中改进和创新管理,通过科学有效的管理为繁荣文化提供健康有序的制度环境。”若果管理人员连什么是小说,什么是故事都分不清的话,如何来管理好文学? 如何适应文学大众化。其次,要转变不利于大众文学的旧观念,摆正大众文学的位置,让大众文学在文学殿堂中名正言顺地占有一席地位,让大众文学在祖国大地发扬光大。第三,改进与创新文学的评价标准或评价体系,把人民满意作为评价作品的最高标准,把群众评价、专家评价和市场检验统一起来,以利于大众文学的认同与发展。第三,加强对大众文学的培育、扶持和引导,让更多的大众作者涌现,让更多的大众文学发表、出版,进入文化市场,以促进大众文学繁荣发展。

                           2012年9月5日    

http://www.citicfunds.com/rmm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