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视觉

中国古代美人们如何护手

发布时间:2017-12-17 12:47 点击次数:

古人如何看手、如何做护手霜?

甚至如何养护指甲?

以及如何纯天然无污染染就大红指甲?

……

正值贾母和园中姊妹们说笑解闷,忽见凤姐带了一个标致小媳妇进来,忙觑着眼瞧,说:“这是谁家的孩子?好可怜见的。”凤姐上来笑道:“老祖宗倒细细的看看,好不好?”说着,忙拉二姐说:“这是太婆婆,快磕头。”二姐忙行了大礼,展拜起来。又指着众姊妹说:“这是某人某人,你先认了,太太瞧过了,再见礼。”二姐听了,一一又从新故意的问过,垂头站在旁边。贾母上下瞧了一遍,因又笑问:“你姓什么?今年十几了?”凤姐忙又笑说:“老祖宗且别问,只说比我俊不俊。”贾母又戴了眼镜,命鸳鸯、琥珀:“把那孩子拉过来,我瞧瞧肉皮儿。”众人都抿嘴儿笑着,只得推她上去。贾母细瞧了一遍,又命琥珀:“拿出手来我瞧瞧。”鸳鸯又揭起裙子来。贾母瞧毕,摘下眼镜来,笑说道:“更是个齐全孩子,我看比你俊些。”

《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这是《红楼梦》第六十九回《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中的一段。要说凤姐绝对是个“买得起好车,住得起好房,斗得了小三,打得过流氓”的新女性典范啊,人家会理财,懂投资,不用自己动一下手就将胆敢调戏她的贾瑞置于死地,这回遇到了丈夫贾琏养在外面的二奶——“标致小媳妇”尤二姐,她反倒礼数周到地将人带回家来,还特特地介绍到了贾母、王夫人面前,还要笑嘻嘻地问“比我俊不俊”。而老祖宗贾母也真不愧是年轻时比凤姐还“来得”的人精儿,虽然不认识尤二姐,但从凤姐的言语举止里已经猜出了尤二姐的身份,所以,她仔仔细细地“瞧了一遍”尤二姐,而且,瞧的方式非常有意思,“肉皮儿”、手、脚,一一看到。贾老太太当然是喜欢漂亮女孩儿的,但是,这种“瞧”的方式,她绝不会用在同样初次来到她面前的黛玉、宝钗、宝琴、李绮、岫烟等女孩儿身上,因为这种方式本身已经表明了被看者身份的低下,我们可以对比一下明朝人记载的相看“扬州瘦马”的方法:

至瘦马家,坐定,进茶,牙婆扶瘦马出,曰:“姑娘拜客。”下拜。曰:“姑娘往上走。”走。曰:“姑娘转身。”转身向明立,面出。曰:“姑娘借手睄睄。”尽褫其袂,手出、臂出、肤亦出。曰:“姑娘相公。”转眼偷觑,眼出。曰:“姑娘几岁?”曰几岁,声出。曰:“姑娘再走走。”以手拉其裙,趾出。然看趾有法,凡出门裙幅先响者,必大;高系其裙,人未出而趾先出者,必小。曰:“姑娘请回。”一人进,一人又出。看一家必五六人,咸如之。(明·张岱《陶庵梦忆·扬州瘦马》)



所谓“扬州瘦马”,是指明朝时候扬州一带出现的由人牙子(人贩子)从贫苦人家买来、经过漫长的专门培训调教、预备卖给官宦富商作小妾或卖入花街柳巷的女孩子,因这些女子以瘦为美,而且对人牙子来说,她们就像牲口一样被主人养大再卖掉获利,故此得名。虽然慈眉善目的老祖宗面带笑意,但她看尤二姐的方式与相看瘦马是否有些相似呢?

这里我无意去对尤二姐表示同情,我想说的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细节,无论是贾母还是相看瘦马者,除了面容之外,他们还关注了——手。

清代孙温绘全本红楼梦《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局部

对一个女人来说,手真的是第二张脸,万万不可忽视。女性专家李渔,对此也有详细的解释:

相女子者,有简便诀云:“上看头,下看脚。”似二语可概通身矣。予怪其最要一着,全未提起。两手十指,为一生巧拙之关,百岁荣枯所系,相女者首重在此,何以略而去之?且无论手嫩者必聪,指尖者多慧,臂丰而腕厚者,必享珠围翠绕之荣;即以现在所需而论之,手以挥弦,使其指节累累,几类弯弓之决拾;手以品箫,如其臂形攘攘,几同伐竹之斧斤;抱枕携衾,观之兴索,振卮进酒,受者眉攒,亦大失开门见山之初着矣。故相手一节,为观人要着,寻花问柳者不可不知,然此道亦难言之矣。选人选足,每多窄窄金莲;观手观人,绝少纤纤玉指。是最易者足,而最难者手,十百之中,不能一二觏也。须知立法不可不严,至于行法,则不容不恕。但于或嫩或柔或尖或细之中,取其一得,即可宽恕其他矣。

《闲情偶寄·声容部·选姿第一·手足》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